BLUEfools

【卡黄】还没有想好名字 7

“那你等我去停下车”

 

拔了钥匙锁上车,朝着站在原地的李艺彤走过去

末夏的天气还是依旧燥热,李艺彤穿的单薄显得身影也越发单薄,纯白T恤的衣领和脖子上的疤痕挨得很近,也显得它们更加触目惊心,像是在无言的声讨黄婷婷的罪行

 

第一次相遇就凭空消失的距离,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又会突然冒出来,横隔在两人中间

差着半个人的距离,一起向门洞走着,但是谁也没有再开口说一句话

 

比起第一次来李艺彤家里,房间显得稍稍乱了些,看见开门之后的李艺彤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迫,黄婷婷觉得其实有些东西也没有改变什么

 

她慌乱的时候还是像拍手的小海豹尾巴会一颤一颤的那样的可爱

 

————即使这份可爱并不属于她自己独有

 

阴暗的念头像是有毒的藤蔓,一旦冒出零星的枝桠就再也收不回来,黄婷婷抬眼瞄了瞄在柜台前沏茶的李艺彤,瞳孔中一闪而过晦暗的颜色,收回目光就消失不见,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

 

“发卡要我帮忙吗?”

黄婷婷起身站在李艺彤身后,探出手碰了碰以换取李艺彤的注意力

 

“没事,等水开了就好,你先坐会吧”

李艺彤不掺杂心绪的笑容挂在脸上,黄婷婷才反应过来李艺彤其实也是一个会换上伪装的笑容的成年人,如果不是自己咬伤了她,也许两个人巧遇之后也不会有那么多的交集,毕竟她们都是可以独立存在的个体

 

那除了让你必须需要我之外,我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

 

对视间,黄婷婷的瞳孔沉了沉就浮现出一种诡异的红色,放射状的绽放在瞳孔中

 

“发卡,你先睡一会吧”

与平时不同的刻意压低的声线,像伊甸园的苹果那样甘甜又充满诱惑,让李艺彤不出意料的着了魔

应声而倒的李艺彤被黄婷婷搂住,一只手架在脖子下面一只手环绕着膝盖窝毫不费力的用公主抱抱回了卧室

 

 

李艺彤醒过来的时候大概是深夜了。

虽然窗帘拉着,但是没有一丝光线透过,房间里昏暗的有些压抑却有一种独特的安全感。除了卧室门缝下隐约被塞进来的光,提醒着李艺彤家里还有另外的人

 

——婷婷桑还在

 

单单是想到这个名字,说不出的踏实感就像晒过太阳的被子一样轻轻把自己拥起来,刚刚睡醒的空荡感也一扫而空

习惯性的准备抬手揉揉眼睛,缓解一下睡眠带来的迟钝感,才开始发觉手腕上传来的违和感和凭空而出的阻力

 

捆扎带?

 

李艺彤记得自己大学时补过的一部美剧好像也有这样的情节,当年萌的不行的cp好像也用过熨斗,电击枪,捆扎带这样跟两个字母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东西来交流感情,不过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这种情节发生在自己身上

虽说自己倒是轻而易举的接受了婷婷桑的吸血鬼身份

彻底清醒后,眼睛也适应了昏暗的环境,开始能稍微看到一点东西,被一根短绳扣着的捆扎带缠在手上,看起来总像是随时要松掉的样子,而且束缚感仅仅发生在肢体一侧也让李艺彤越发放心起来

 

——婷婷桑永远也不会发自内心的伤害自己吧

 

这种事情上拥有莫名自信的李艺彤,大概也是被爱情蛊惑的平凡人之一

 

“婷.....婷婷桑?你还在吗?”

试探着发出声,仰着头看着其实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漆漆的天花板,李艺彤面对被捆起来的现状反倒是大脑一片空白,连恐慌感都没有,只是本能性的想叫一叫那个人的名字

 

很快,轻轻的脚步声越靠越近,原本只能从缝隙勉强看到的光线,一下子全部涌进来,捧着黄婷婷逆着光的背影,生生的扎进李艺彤现在还不那么适应强光的眼睛里

 

“唔......”

李艺彤下意识的想抬抬手遮掉扎眼的光线,却反应过来惯用的右手已经被捆了起来,慢了半秒钟后再抬起左手,又发现眼睛好像已经适应了光线,左手只好无所适从的放了下去。

 

李艺彤别扭的一举一动都落在黄婷婷眼底,身为罪魁祸首的她反倒觉得不是滋味

 

但是已经走到这一步了,还怎么后退?

 

径直走进去坐到床边,没有理会屋子里灯光的开关,黄婷婷就这么直直的盯着被困在床上的李艺彤,自顾自的思绪万千

被喜欢的人这么一直盯着,李艺彤觉得耳尖似乎有种散不去的热量在堆积,眼睛左瞟右瞟头也跟着来回乱晃就是不敢直接还回去对方的视线,尴尬的轻咳了一声也没有换来任何反应,李艺彤觉得自己好像快要烧了起来

 

“那.....那个婷婷桑能不能不要这样一直看我....”

张开口说话似乎能有效缓解热量的聚集,开口试了试之后李艺彤又觉得这样其实也没什么用

 

被请求的人有所动容的伸出左手,触到李艺彤的下巴后就如同扎根了蒲公英一样轻飘飘的探了上去,掌心贴着脸颊匍匐前进直到指尖停在耳后,右手却变换了风格一把就把害羞到发愣的人搂了过来,环着胳膊和身体像棉被一样把她裹得满满又没有一丝缝隙

 

李艺彤觉得自己现在可能要在这个怀抱中爆炸了。

 

 

感受着怀里的温暖,黄婷婷心里又觉得没有一丝后悔。

如果能像这样永远的拥抱着她,如果能像这样最近距离的感受她,就算用这样卑劣的手段又怎样呢?狂躁的占有欲在头脑中作祟的时候,似乎只有将怀里的人再拥紧一些才能缓解同时暴躁着的心

因为拥抱,而贴在自己脸颊上的李艺彤的耳朵似乎温度高的有些异常,本能的想用手指覆上以温度交换来降温,却发现这招在此刻有些失灵,不过她没有错过抬起身来,看到的李艺彤笼上水汽的迷蒙眼睛

黄婷婷觉得自己那并不存在的心也有些发烫了。

右手滑到怀里人的胯上,左手因为紧张而控制不住力道,像是掐着李艺彤的脖子一样,右膝跪着隔在她的双腿之间,就这么手脚配合着让两个人都倒在了床上

“发卡”

轻轻碰了碰她那让会让人冲动的眼睛

“发卡”

贴了贴她那像苹果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咬一口的脸

“发卡”

最后印在那透着血色的最柔软的地方

 

浓郁的属于李艺彤的味道,跳动在舌尖,并不熟练的唇舌像迷路的孩子一样,到处乱闯的同时四处留火。李艺彤恍惚的低吟声,像牧羊人的笛声,从李艺彤的喉咙诞生又活生生全都被黄婷婷接了去,占据她的理智蛊惑她的心

贴合又不舍的分开的唇,偏过头在嘴角不小心留下的津液,思绪被名为冲动的搅棒转的天翻地覆,像等待凝固的麦芽糖一样黏黏糊糊却甜蜜无比

 

她们溺在甜蜜的海洋里,都忘记了亲密的最初目的。

 

混乱的大脑并没有空间让黄婷婷思考为什么身下的人一直都没有反抗。放开了已经开始肿胀的嘴唇,才迷迷糊糊的想起来这仅仅是开始,眯着眼睛很近距离的贴在李艺彤的脸上,黄婷婷很享受睫毛被软软的皮肤阻挡的感受。空出来的左手又回到胸前,灵巧纤细的手指把工装衬衫的暗扣一个一个松开,牙齿才蹭着下巴缓缓挪到了脖颈的动脉上,让她贪恋痴迷的人间美味在暗青色的通道里规律的输送着,甚至幻想中它们隔着层层叠叠的那些鲜活细胞也在散发着诱惑的味道

 

李艺彤闻起来真的很香。

在吃的意义上是这样。

在另一种吃的意义上也是这样,虽然黄婷婷还没有真的尝过,但现在就是那个时刻的到来。

 

像猫儿蜷在午后的阳光里,梳理毛发,黄婷婷耐心又反复的用舌尖梳理,每次贴紧,再滑过一道不长不短的距离,用刚好可以感受到每次搏动的力道,点一点那吹弹可破的肌肤才满足的离开,没空闲的左手,握着那任人掌控的形状,柔软和温暖的触感让并没有思维的手掌也有些醉了,痴痴迷迷的徘徊着,就是不愿意踏上离开的路

 

“哈啊......婷婷桑.....”

黄婷婷感受得到李艺彤在颤抖,被夹紧的膝盖和不停变换的秒表一样,提醒着她是时候该再进一步了

只有单个纽扣的西裤,非常好解开,薄薄的布料被捏起来蹭开纽扣,就再也没有任何防御力了。黄婷婷跪着向床尾挪了挪,不出意料探到了的来自指尖的潮湿感,黄婷婷觉得胸腔里有种又烫又满的感情,好像快要从任何可能的出口溢了出来

轻轻吻上那棉质的布料,在少女平坦的小腹的尽头,是她熟悉又不算熟悉的禁区

黄婷婷忽然觉得有些清醒,即使是身为吸血鬼,她也非常感同身受女孩子意识中这些亲密行为的价值到底有多高昂,而她真的能凭着冲动肆意出价来玷污这种神圣的过程吗?

 

脊背一瞬间僵硬,黄婷婷绷直的坐起来,才发现自己到底是在干什么样一件事情

她觉得眼眶里有种违和感,又酸又痛甚至冒出了零星的液体,反省着自己如同强奸犯一样的行径,黄婷婷自嘲的想了想这可能是几颗鳄鱼的眼泪

 

“发卡,对不起”

破碎的声线传达的不是符合情景的爱意,而是另一种也能直达心底的含义,虽然是一个刺痛的过程

黄婷婷抬起手背摁了摁发肿的眼睛,放下去就开始摸索西裤的边缘,却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手腕

“婷婷,别——”

“我从头到尾都没有不情愿,天底下没有谁会拒绝喜欢的人和自己做这种事情的”

“我知道这种时候表白很奇怪,可是我是真的喜欢你”

“如果这样别扭的方式也是因为你对我有感情的话——”

“你可不可以把我名字后面的三个字换一换?”

从模糊的意识中缓过来的李艺彤,坐起身子抱住了黄婷婷,趴在她的耳边用最细微的声音说

 

 

“我爱你——”

而黄婷婷也在李艺彤的耳畔这么回答了

 

李艺彤觉得肩膀上有种什么东西落下来的感觉,不过,不只是落在肩上,也落在心底,像是干燥到开裂的土地终于被甘霖填满了缝隙,李艺彤也情不自禁的湿润了眼眶。即使怀里的身体并不是温热的触感,李艺彤还是觉得只有她能给自己无与伦比的温暖

 

像第一次见到她那样,给自己的有温度的安全感。

 

 


开了一半的车 = =但这样点到为止也许刚好

明明想写出来病娇感,在混乱的感情里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被囚禁下去(夜蝶爱慕为那样)结果还是变温情了,文笔这种东西啊(望天)

憋了这么久到底也没写出来个什么,各位看官看个热闹就好

评论(23)
热度(66)
  1. 琮琮BLUEfools 转载了此文字

BLUEfools

© BLUEfools | Powered by LOFTER